东风恶

人言善恶死生各半。

都过来看剧透

牺牲者C11

ABO大三角,洁癖避雷

随机掉落的


别慌,能圆,很甜



https://shimo.im/docs/InhQh1GxcoULOAhO/




上文戳合集


他的爱,永远无法一碗水端平。

请假条

       因为学业繁忙请假到一月中旬,考完试以后恢复暑假的日更/双日更新频率。希望大家谅解。

 

     

     牺牲者的剧情也终于能容我放一放,更完整的故事请大家期待吧,新坑假期会填好哈

偶尔掉落,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无名之辈01

熬夜还是肝了出来,坑先挖着,写出来满足自己,

主线1235,我还是对3下手了,正剧警匪向,恶人组马上出场,6575也有的。

社会背景的私设回头会补上,这章赶时间所以比较紧张短小先凑合看。

冷酷林特警在线绑匪。请大家多多支持哈

https://shimo.im/docs/mZ6hUSE6ypcATF0q/

《吻过》朱正廷番外——罗生门




        陈立农开始拍戏了,带着他出道舞台“失误”以后跟公司解约的私人助理李爱农进了剧组。NPC成员觉得这事儿新鲜,于是派出先遣部队朱正廷勘察。

  
       朱正廷录节目的地方和陈立农他们摄影组离得近,倒也真的去看了,下了车就看到陈立农 ,跟他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来看看你,顺便看看林彦俊。”

   
 
      陈立农一下子戳穿了他:“是来看看林彦俊,顺便看我吧。他在里面。”

         朱正廷尴尬的耸了耸肩,往里头去了。他看到林彦俊在剧组的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身上披着陈立农的外套带着陈立农的帽子,他是助理身份进来的,但是他这样子也没人敢说什么闲话。陈立农是剧组的宝贝,他是陈立农的宝贝,说白是剧组的宝中宝。

     林彦俊睡得很熟,朱正廷掀了他的帽子他也只是皱了皱眉毛翻了个身,把脸冲着光线不那么刺眼的方向。

   
       朱正廷坐在沙发边上看着林彦俊睡觉,他突然想起来他上一次看到林彦俊毫无防备的睡颜是在很多年前。

      
   
      他对陈立农的嫉妒从来不加掩饰,这就导致他和陈立农的关系一直算不上好,他就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被陈立农落在后面了,明明是他先动心,是他先说了喜欢。

  

       就因为陈立农是台湾人,因为陈立农是他的室友吗。

       他想不清楚,他也很明确这种事情一直都不是可以用理论来解决的。

        
       他参加林彦俊葬礼的那一天下了雨,他蹲在门口扣青石板缝隙里的杂草,蔡徐坤拍了拍他的肩膀跟他说:“别太难过了。”

        “已经没有什么好难过了。”朱正廷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我以为已经不会有什么比这么多年他没有考虑过我一次更伤人,事实证明我还是低估了林彦俊的能耐了。”

         “林彦俊是一个不喜欢替别人考虑的人,所以说他自杀我也信的,人不能总在一棵树上吊死,但是我还得在这棵树上掉上一阵子。”

 

       “很难有人再让我提起兴趣认真对待了,毕竟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

       蔡徐坤笑了一声:“你永远都有你自己的那一套。”

        那一阵子他频频噩梦,他的噩梦从来不是林彦俊车祸现场的惨状,他总能梦到大厂时光,梦到林彦俊和陈立农眉来眼去两情相悦执手步入婚姻殿堂,梦到自己卑微渺小到尘埃里。他醒来以后才发现那并不是梦,是对他自己和林彦俊交往过程中的回味。

        他记得有一次林彦俊给他打电话叫他接他回家,朱正廷全副武装在kTV包厢里找到了喝的烂醉的林彦俊。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和陈立农闹了矛盾,他也觉得不爽,但是林彦俊的电话倒是很受用,也适时安抚住了他。

       林彦俊酒品很好,喝多了不哭也不闹,趴在桌子上就是睡,侧脸搁在KTV调节灯光的遥控器上硌出鲜红的印子。朱正廷也不急着打扰他,坐在他对面端详着,看他额前的碎发被他带着酒气的呼吸吹起来。

       朱正廷第一次吻了他。

        朱正廷往往有自己的不能逾越的底线,但是林彦俊醉了,他觉得他也醉了,那只是一个轻巧到不能更加轻巧的吻,他觉得无可厚非。

  
 

         “我觉得好像每个人生命中都有这样一个人扮演者我这样的角色,只不过有的人生命中这样一个角色的扮演者是父母,兄弟姐妹或者其他,而林彦俊生命中的这一个恰巧是我吧。”

     

       朱正廷躺在阳台的躺椅上看着首都雾昭昭的夜色,他讲起这件事情来总是很轻松,掐去了最重要的部分,专门捡可有可无的感受讲给蔡徐坤听。

 

        “我一开始想,就这样陪着他好了,如果他不和陈立农走到最后也许我能捡着便宜之类的,后来我又想,林彦俊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思,他如果想要给我机会我早就上位了,还是算了吧。”

  
       “他出事儿了以后我觉得很难过,说来也奇怪,那一阵子我和陈立农变得很要好,也许是一种被抛弃的同病相怜拉进了我俩。”朱正廷伸出两只手指比划,“我那时候想,算了吧,林彦俊活着就好了,他和谁在一起都行,他和郭德纲在一起我都不介意,活着就行。”

      “可是他又活了一次,甚至是你先认出他来,结果他还是没有给过你机会。”蔡徐坤侧过头看着朱正廷。

       朱正廷微微颔首:“不是我的原因,他从头到尾都选陈立农,他的爱,从来没有办法一碗水端平。”

       “我的状态呢,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地。我发现我还是无法完全释怀,我还是嫉妒陈立农。但是这一次,我决定放开这只手了。”

       蔡徐坤笑了,端起矮桌子上的高脚杯举高:“这一杯,敬你重生。”

        朱正廷和他碰了一下杯,他不敢对着风眨眼睛,也不敢去喝高脚杯里的液体,他怕他喝下他过往的心酸,又沉醉在心酸的河流里。

       他一直都是聪明的人,他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愚勇,也有见好就收的智慧。像是撕断指尖倒刺,总是咬着牙一使劲,那痛苦就与身体分开了。

       “那么朱正廷,你曾经有过喜欢的人吗。”

       朱正廷剪了头发,发胶把额前的碎发整理的妥当,他坦荡荡地坐在摄像机前面谈论感情问题:“有过。”

 
       经纪人皱着眉毛给了朱正廷一个眼神,朱正廷全当没有看见。

        “那么你们发展到哪一步呢。”

       “发展到哪一步啊……”朱正廷侧目看了一眼显示器里自己完美的脸庞,露出一个这么多年以来最为轻松的笑容,“我吻过他。”



*

陈立农在首都买了房子,他最近接的通告也都在本地,他是想要安定下来了,带着林彦俊过过日子做个什么林中鸟双宿双飞。这个提议被林彦俊回绝了,他觉得陈立农不应该因为爱情耽误事业,他现在是无业游民,挣着陈立农工作室付给他的助理的微薄工资,并且接管了陈立农的账户在家里抱着本书学习理财。

        “农农,你账户里的钱我算了一下哦,可以养我们到五十岁,所以你还要再至少赚三十年的口粮钱。”

       陈立农无奈搂过自己的爱人:“那就再赚到五十年好了,你一定要给我好好活到一百岁,再半路偷偷跑掉不要我我就会很生气。”

       “拜托我是你助理哎,是我要跟着你跑。”

         正腻歪着,被林彦俊压在身子底下是手机突然响起来:“是朱正廷。”

        陈立农拉住他:“不许接。”

        “乖,我去接。”林彦俊打开陈立农的手,走到阳台接电话。

        陈立农郁闷的直咬怀里的抱枕,他不喜欢朱正廷,也不喜欢朱正廷和林彦俊联系,虽然这确实是这么久以来朱正廷第一次主动联系林彦俊。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跑到阳台偷听电话,林彦俊就拿着手机回来了,挑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窝进他怀里。

        “他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只是一声叹息。”




**

吻过结束以后一直觉得欠6点什么,一个意识流短打充实一下吧。这篇番外一开始有非常宏大的构想,想来想去还是落在这里吧,释然之后释怀之前。正文完结太久我自己都忘了写的啥,这篇番外就到这吧,如果还有的话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故事了,如果有人想看就写出来吧。

打25tag不妥的话会删除。

8012年了65还有人看吗。

牺牲者C9

Abo大三角,15&25,私设小妈梗,CP洁癖者注意避雷
https://shimo.im/docs/m0jBqiNlnIEzCFFi/

每次都放前文链接是因为我自己都忘了前面写的是啥。

不算虐。
前文链接
http://zhujiulunyingxiong.lofter.com/post/1ddbe8eb_12c9fd9a9

牺牲者C8

Abo大三角,15&25平分秋色,小妈梗,CP洁癖者注意避雷。

https://shimo.im/docs/Y1mvBEKYNZ8FqNea/ 

 

刺激吗,还有更刺激的。


 

7原文锁了,链接放群里了

牺牲者C7

Abo大三角,CP洁癖者注意避雷,15&25平分秋色,小妈梗

二更,赶上了。

冬天,我就比较,易困,困了,就无法控制,我的手。

破车,翻了找我


https://shimo.im/docs/PTkqB0GqHnAjBZGx/

C6戳https://shimo.im/docs/fm83ouf48Roq2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