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恶

人言善恶死生各半。

牺牲者C3

15&25平分秋色,典型ABO大三角修罗场,CP洁癖者注意避雷。

https://shimo.im/docs/sqhkpR8cjgUNZO0T/

希望能够随手掉落小红心和评论,辛苦啦。

上文戳http://zhujiulunyingxiong.lofter.com/post/1ddbe8eb_12ba8ba5f

牺牲者C2

15&25平分秋色,典型ABO大三角修罗场,CP洁癖注意避雷,有小破车

https://shimo.im/docs/CdybVq7yWywji0rN/

会从现在开始注意评论决定结局走向,前半部分估计是25戏份多一些。

明后天还会有一更。

上文戳http://zhujiulunyingxiong.lofter.com/post/1ddbe8eb_12b6fd388

    “今天不舒服,用嘴给你解决,可以吗。”

牺牲者C1


ABO   15&25平分秋色,无3P桥段,典型大三角修罗场

CP洁癖者注意避雷

https://shimo.im/docs/uJ55tv0lQkUj85fD/

开坑一时爽,真的有人喜这个梗吗 ,11在我这很难摆脱大猪蹄子形象了

今天刚刚更新了lofter才发现出了合集的功能就搞了一下

虽然不是很适合写连载,但是还是搞了一下,早就想写的一个梗

《牺牲者》
蔡徐坤X林彦俊
陈立农X林彦俊

典型AO文没有装B桥段

12伪父子真兄弟(所以说是小妈梗)类似于黑手党的设定

嘿嘿。最近就搞

【超级制霸】吻过18(完结)



       今天娱乐版的头条十分的引人注目。林彦俊的前经纪人伙同其助理因私人恩怨对林彦俊的车子做手脚以至于林彦俊出了意外。证据确凿,现其经纪人已经被相关部门带走。




        还有某选秀节目圆满结束,前九名成军出道,未来可期。



         但是出道名单翻到底,也没有一个叫李爱农的人。





         这个李爱农呢,出道舞台的时候出现了失误,很可惜的位于第十名,与出道位失之交臂。





        出道名单是陈立农宣布的,宣布神选第九名的时候陈立农抬头冲林彦俊挤了挤眼睛,林彦俊会意点点头,隔空抛给他一个Wink。





          “所以林彦俊,我建议你坦白从严。”




         NPC原班人马在选手的宿舍里支了个小桌子涮火锅,林彦俊正想去捞锅里的虾滑,被尤长靖用筷子敲了一下,虾滑又掉进了锅里。




         “尤长靖你有点欠收拾哈,我都说了就是那么回事,还能怎么坦白从宽,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陈立农从的桌子上迈过去拿了漏勺,从锅里捞了一勺虾滑上来放进了林彦俊盘子里。


        “陈立农喂,虾滑给我留点。”Justin试图拦截陈立农的手。


        “别和彦俊抢了,他身体不好。”


      “他身体不好?”朱正廷怒敲桌子,“在座的各位除了他谁开车出车祸还活着了?完全就是不死小强级别了好吗。”


         “别说的那么恶心。”林彦俊慈祥的把虾滑拨给Justin两块。


         “不过说起来,林彦俊重生怎么没重生成女的,这样子农农一点便宜也占不到。”王子异一语道破天机。


        “有点道理。”蔡徐坤跟着附和,“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林彦俊要是女的他俩真能生一个足球场,那农农怎么当艺人。”


       林彦俊拿两根铁筷子相互敲击了一下,发出类似于三角铁“叮”的一声脆响,清了清嗓子:“打住啊,不许再开我们玩笑了。现在我是小鲜肉,你们是过气老腊肉,我发微博说你们欺辱新人啊。”


         你哥还是你哥。


        Justin一撇嘴:“想当鲜肉你还出道舞台故意失误和节目组协商不出道。”


        “我已经和李军的公司解约了,签了陈立农工作室,做陈立农生活助理喔。”


         “挺好啊,有的时候归于平凡的生活也是件好事。”


         “哦对了,我突然想起来。”王子异说,“你的房产和车子都在你父母和妹妹名下,银行存款也都在你妹妹卡里。”



        “我知道,一说这件事我就头疼死了。我怎么跟爸爸妈妈和妹妹说。”


          “走一步算一步吧。”


         范丞丞怼了林彦俊一下:“行了,先别说了,肉都老了啊。”


          “吃吃吃。”


         他们上次聚在一起人这么全还是在林彦俊的葬礼上,只不过气氛是截然不同,有的人哭到呕吐,要不是沉默着不说话。像这一次几个人提着啤酒碰杯,在锅里因为一块肉打的不可开交,那时候估计想都不敢想。


         “林彦俊可真是混蛋啊。”蔡徐坤一瓶啤酒见了底,话也跟着多了起来,“亏的你赚了我几滴眼泪。”


        “你要是一滴眼泪都不掉我要伤心死了。”林彦俊软绵绵挂在陈立农身上,也不知道是火锅的热气熏的还是喝酒上了头,脸红扑扑的。一开始几个人还对林彦俊这副壳子不太适应,后来看久了发现和林彦俊还是有相似的地方,一来二去也习惯了。


        他们今晚难得的一聚,第二天又要天南海北各自飞,喝也不敢喝醉,毕竟宿醉的后果就是断片和头疼,NPC解散那天九个人也去喝了酒,第二天在宿舍醒过来发现满地狼籍不说,五百万和tin宝的屁股枕着不知道谁的脸,场面一度十分的凶残。


        “真是不抗混啊。”


         “说的是。”


         他们第一次见面都是在十七八二十多岁的年纪,对着摄像头青涩的做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香蕉娱乐,林彦俊。”


        他们携手走花路,又各自经历低谷和瓶颈,也受到过黑粉恶意的私信,也曾经在天台上和伙伴抽根烟思考着到底值得不值得,结果是拍拍对方的肩,面对面笑笑,然后又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再看看如今,都成了各公司的门面,拿到什么场合都能优雅体面,他们再也不顾忌少数人刻薄的评价,像小树成长成了百年老树,根基稳健,再也不怕渺小害虫的叮咬。


       再者,于陈立农而言,又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值得庆幸了。


         以前在腻歪的时候亦或者吵架冲着对方发怒时候,陈立农从来没有设想过会有一天突然失去自己的爱人,在林彦俊去世李爱农出现这一段时间里,也没想过能够再一次把他鲜活的,拥有心跳的爱人搂在怀里。


 
         这么想着,他就这么做了。


 
        “干嘛。”


       “抱抱好不好。”


  
       林彦俊低声笑笑,问他:“今晚就把他们安置在宿舍里吗。”


        “挺好的,梦回大厂。”






         “那我们两个还要住一间哦。”





     
          “我们两个要住一张床。”陈立农亲亲林彦俊的手背,“大厂的时候我就喜欢你,只不过是那种未成年屁孩崇拜成年人哥哥的喜欢。后来呢,就像是做中学语文阅读那样子,升华一下感情。”






         “你好像有嘴巴变甜。”





  
         “要不要尝一尝。 ”



   
        “干什么,大家都看着呢。”




     
        “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咯。”





        在座的各位津了津鼻子,尤长靖说了句:“现在农农和林彦俊都不避人嘞。”






          “老夫老妻了都,避什么避。”林彦俊张口就怼,“尤长靖你也争点气吧,二十八九了还单着,像我和农农都快谈婚论嫁了。”





          “是该见见叔叔阿姨,回头和你去趟台南,和叔叔阿姨说一下你的事情。”





          “我爸爸妈妈会不会觉得我是骗他们钱去了。”




   
        “不会。”陈立农摇摇头,“我亲你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别扭,因为你看我的眼神里面有别人没有的东西,大概是爱意吧,爱人是头号粉丝。我觉得对亲人应该也一样,当你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就会觉得熟悉。”




 
        “那要是我被我爸爸当成骗子打出来你要替我做主喔。”






           “放心,我们再给你打回去。”王子异说,“你前经纪人的事儿怎么处理。”






         “他那点案底翻出来就够判刑了,我还是等他出来再折磨他,毕竟我重活这一世得积点德。”





            “行,你觉得行就行。”






           他们吃过了饭把锅收了起来,锅是范丞丞提供的,他的粉丝为了方便他随时随地都能吃上火锅特地送他便携的火锅锅。范丞丞很喜欢,宝贝似的收起来,九个人窝在一起看偶像练习生出道舞台的回放,一边互相嘲讽那个时候造型的青涩和雷人。







         真好啊。林彦俊想。




         人们在失去一些不起眼的东西时候才能明白其珍贵,林彦俊觉得自己很幸运,他发现其珍贵,又有机会重新拥有。为了验证自己的感情,他们必须学会习惯诸多的后悔莫及。






          陈立农拿着手机坐到了林彦俊身后,叫他:“彦俊。”




  
        “嗯?”





        “你知道吗,我在你去世的时候看过一个视频,在那之前很多人和我说了很多我都没有抹眼泪,结果看了视频我就很难过。”




         “是讲一个外国男人养了一只狗狗很多年,后来狗狗去世了,男人很难过,家人就为男人准备圣诞礼物,是一只和曾经那只狗狗长的一模一样的狗狗。男人兴致缺缺的拆开礼物盒,然后就哭了。”






         “男人一边哭一边说‘You     come      back        to       me.’”






           “我现在,大概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陈立农拉着林彦俊的手,林彦俊没敢抬头看他,他觉得陈立农这时候一定泪光闪闪了,他一直都是个感性的小孩。







          “You       come       back       to      me.”







        正文Fin



《吻过》正文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从七月六号到十月七日三个月的时间,一时兴起的故事写了十七章,没有很多人期待的烧脑悬疑,狠辣复仇,生死虐恋,只是一个沙雕又有一点随意的,爱人之间因为难言之隐互相隐瞒的,关于失去和得到的故事。说实在的我一直有些不擅长写甜甜的故事,更加擅长写平平淡淡的白开水故事,有的时候也许不会显得很精彩。


结局就落在这个节点上,也许是有点仓促了,对文中的两位来说也许刚刚好,他们破镜重圆,一定都学会了怎么样归于踏实,归于平淡,归于生活,能够拥有无坚不摧的爱情。


番外也许会有两三篇,一定有一篇给朱正廷,另几篇也许只是平淡琐碎的日常,不会有什么深意,想到什么写什么。很感谢能够一直看到这里的各位,超级制霸这对CP还会有别的作品呈现,也许下一次会试试ABO或者某位宝宝说的先婚后爱之类的,也或许是早就写好大纲的《牺牲者》系列,期待不久以后和大家的见面。


希望各位都能够拥有失去后再一次获得的幸运,和爱人坚定不移的选择。


much   .love

【超级制霸】吻过17




      “Hi,帅哥。”李军笑眯眯的,是那张林彦俊最近才熟悉起来的脸,“你应该认识我吧。”

     
      “李军哦。”



      “是我啊,你本人有很帅的。”


       “谢谢你啊。”突如其来的夸奖让林彦俊有点适应不了,而且他并没有搞懂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好像和他重生一样是一件超科学的事情。


         “来找你就是有事情要说,首先呢,你可能不知道,这一个半月左右我一直是游离的状态和你在同一个壳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能感受到你的喜怒哀乐之类的,以一个上帝视角。”





        “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吗。”林彦俊问他。





         “我不知道,但是大概能猜到。”李军说,“首先呢,你死了,然后我们可以理解成黑白无常旷工了,于是你的魂魄跑了,可能当时我的魂魄意识比较弱,然后就被你鸠占鹊巢了。大概就是这样。”




        “因为你精神力比较强,我又抢不过你,所以你就醒过来了。”




         “这不重要,反正都是解释不清楚的事情。”李军一挥手,“我是来和你谈条件的。”




        “嗯?”林彦俊不解,“哪方面条件。”




       “实话和你说,我的人生和你比有点悲惨,我父母去世的早,在亲戚家长大,没少吃人家白眼,性格孤僻在社会上造人家排挤,吸过毒,沉迷于赌博过,浑浑噩噩的,没什么大意思。所以我对这个世界没什么留恋的来着,但是你不一样,是吧。”






        “我为什么这一阵子一直在排挤你,觉得你很墨迹,记得你的人生信条是及时行乐是吧,可是完全看不出来啊,如果我带着误会重活一次,我就会搂着我爱人跟他解释好好告诉他我很爱他,哪像你拖拖拉拉的。受不了。”






         “身体毕竟是我的,我不想你待你就不能安生的待着。但是最近感觉你好像想开了,所以想跟你聊聊,有时候做人还是得自私一点的 ”


  
         “好啊。”林彦俊释然,“那聊聊好了,从哪里开始。”




        李军抱着胸歪头端详他,随即摇了摇头:“突然又没这份兴致了,越过这个环节,我们直接谈条件。”




          “谈条件,可以,只要你让我活着怎么样都行。”




         两个人都是灵魂意识体,林彦俊也想不通李军能提什么条件,一三五是李军二四六是林彦俊周日共用?那估计陈立农当场就疯了。




        “啧啧,突然又忘了什么条件了。”



 
         “你应该庆幸你现在是灵魂意识体,不然我真的会给你一拐。”




         李军不怒反笑,捂着嘴笑个不停:“其实这就是我最喜欢你的一点。硬要说要求的话,你必须得学会直面自己,学会依靠别人,不要总用主观的心思揣摩别人的感受,十有八九都是错的。”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不幸,所以我比较敏感,怕你过的不快乐,所以要嘱咐你一下,你爱人说的很对,他从来都没有成为你的依靠。你要代替我活着,你要比世界上所有人都幸福,因为你有两条命,明白吗大明星。”



      “老天爷多眷顾你,这辈子你可以选择接着做明星或者做平凡人,接着和你爱人在一起或者不是,怎么样都可以,我呢,善良又大方,想早点投胎还有机会成为王思聪家的狗,你以后走过路过认出我了就喂我点吃的好了。”李军神情很严肃,完全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不跟你贫了,我的意思你应该能理解上去。”




         林彦俊摇摇头:“理解了,但是有点无法面对。”



         “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你自己慢慢面对好了,我能做的都替你做了。你要爱护我的身体啊,跟你以前天天健身比不了,陈立农一夜七的话次肯定受不住。”





        “你有够贫哦。”林彦俊笑了,“如果我能遇见你,我会很开心和你做朋友的。”




         “被你这么说就很开心了,记得有时间去王思聪家看看他家是不是添了条狗,这样我们还是有机会成为朋友……”


         李军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几乎消失在林彦俊耳畔。




       “李军?”

       “喂,李军?”



  
        “李军?”




         “林彦俊。”


         林彦俊睁开眼,陈立农鼻尖抵着他自己的鼻尖,轻声唤他。



        “你有够野,在我床上叫别的男人名字了。”




         “傻子。”林彦俊伸手呼噜了一把陈立农细软的头发,“李军找我了。”




        “找你干什么。”




         “他说我还能活七天。”林彦俊自从重生以后脸皮七尺厚,扯个谎眼皮都不眨一下,“七天以后他就要回来。”





          “嗯,七天,想要去哪里玩,要回台南吗。”陈立农问他,仿佛刚才咬牙切齿生气的根本就不是他。





          “你一点都不着急?”




          “他是说要回来对吗。那就等到第八天,我就把这壳子绑起来装进棺材里下面用火烤,烤到他自己愿意滚出去为止。”



         “喂……”林彦俊伸手搂了陈立农,“屁孩,不可以那样子。”





          “我不管,你待过的壳子,谁都别想碰。”陈立农把林彦俊的手从脖颈上解下来,与他十指相扣,“我天天折磨他到死。”





         林彦俊想骂他,但是又心疼了,他宝宝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和以前那个一笑露出八颗牙齿的屁孩差了这么多。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冲动,我应该小心一点的。”




         “哼。”陈立农张口就咬他脖颈,叼着后脖颈的一块皮肤,用牙齿一点点的嘬着。林彦俊吃痛,想伸手把他的头扒拉到那边去,一伸手摸到一手潮湿的泪水。




         “哭了,宝宝。”林彦俊最看不了屁孩掉眼泪,特别是这种一声不吭的掉眼泪,赶紧去哄,“怎么了宝宝。”



         “你就是不想要我了。”


        “我哪有,你好任性哦。”林彦俊不会哄人,陈立农很少跟他耍赖皮,手放哪都觉得多余,给陈立农抹了抹眼泪,又捏了一把陈立农的脸,“骗你的。”





           “什么骗我的。”






            “李军的事是骗你的,他是个很可爱的人,他说他要投胎成有钱人家的狗,我不想离开你,一点都不想。”



           陈立农抬了抬眼皮:“什么意思?”




          “现在,我就是林彦俊了,和以前的李军再也没有关系了。”




           “我会陪你慢慢到老,可以吗。”




         这个场景比求婚来的还感人。



        陈立农当时的心情超出了语言能够表达的范围。举个例子,陈立农小时候有一只鸭子嘴巴的小茶杯,他非常喜欢,有一天小鸭子被他摔坏了嘴巴,陈立农很伤心,抱着小鸭子茶杯在门口哭哭啼啼的,这时候邻居叔叔说能够帮他把鸭子粘上,陈立农很高兴,把鸭子递给了叔叔,叔叔一不小心把鸭子茶杯的盖子和身子粘在了一起,无法喝水,只能是摆设。



     

       陈立农拿着杯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妈妈回家了,送给他一只新的鸭子茶杯。





        就是这样的感觉。



        更何况林彦俊比鸭子茶杯重要太多。


         他突然发觉自己好像在这次的事故中飞速成长起来了,这大概才是爱情的力量吧。





           “还敢骗我,第八天我一定要把你放在棺材里烤火。”陈立农抹了把眼泪,“林彦俊,你个烂人,我下辈子也不会选你的。”




          “我不允许,下辈子你还得选我。”林彦俊说,“或许以后我们都能够学会珍惜多一点。”





           “我可以理解成,这一次,你是为我而活的。”




          “谢谢你乐意回到我身边,我的爱人。”




         爱人不就是这样的存在吗,为他流多少泪吃多少苦,牙咬碎咽肚子里,在他面前都只想抱抱他或者被他抱抱,其他的委屈,抱怨,一概就消失了。



TBC

【超级制霸】吻过16



  
       如果林彦俊这会儿身体没事,陈立农绝对会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主要问题就是林彦俊身体状态并不好,一天睡十七八个小时,醒过来还蔫不拉几的。

          林彦俊在陈立农身上挂了一会儿,然后问他:“几点了,朱正廷告诉你的?”

         “我自己猜的。”陈立农还是打算替朱正廷兜着点。

         “放屁,你以前都不正眼看我,肯定是他告诉你的。”

         “你还委屈了喔,咱们两个的账还没算清楚,对吧,二表弟。”陈立农搂着林彦俊没撒手:“醒过来先去找朱正廷,说什么重活一次我表哥肯定不选你,让我换一个人喜欢,是不是你说的。”

          “我……算了,我现在解释你也听不进去。”林彦俊躺下来,往陈立农身子底下蹭了蹭:“疼疼我?”

         “不行,你现在身体受不住。快把我气死了还疼疼你,你怎么不找朱正廷疼疼你去?”

        “朱正廷的醋你还吃啊……”

        “怎么不吃,谁的醋我都吃。”

         “你还记得那天咱们两个为什么吵架吗。”

         陈立农皱了皱眉,托着林彦俊的背把他从床上抱了起来:“不想记得,我一辈子都不想记得那天的事情了,你不要问我。”

         “别生气了……是我不好。”林彦俊搂着脖颈哄哄长不大的小孩,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撒开了陈立农麻利的换了衣服,“几点了我靠,得去训练室看看了。”



        “快两点了。”

         “我今天又比昨天多睡了一个小时。”

         林彦俊现在已经接受了这个他扭转不了的事实,陈立农拿过衣架上挂着的大衣给他披上,问他:“身体怎么搞得。”

          “李军的壳子在排斥我的灵魂,就是这样。”林彦俊穿上了外衣和陈立农并肩往外走,“就像我重生一样是科学无解的事情,这种事情走向同样无解。”

        “一定有其他办法的。”

   
        “没有也没办法,我现在已经能够想开了,我重生到现在一个半月,我又和你重新相处了一个半月,已经算是赚了。”


         “唉。”陈立农叹了口气,“先不谈论这个,你知道我生气是因为什么吗。”

        “因为我从来没有成为我爱人的依靠。”


        林彦俊侧过头去看他,现在他们两个的身高差大概有将近十厘米,他看不太清楚陈立农的神色,可以肯定的是很严肃,他没法抬杠也不敢接茬,讪讪的沉默着,把手伸进陈立农大衣的衣兜里。

        后来在路上两个人就都保持着沉默,林彦俊进了练习室先跟正在上舞蹈课的朱正廷道了个歉,然后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朱正廷看了陈立农一眼,又看看林彦俊,没说什么,接着数拍子扒舞了。陈立农一直没走,怀里搭着林彦俊的外衣站在一边看他们排练。

 
        “我还以为你们得直接来上一炮。”

         “我憋了两三个月,你觉得他的身体能受住?”

         朱正廷抬了抬眼:“你知道就行。”

         “以后怎么办。”

       “肯定还有别的办法。”陈立农拍了拍朱正廷的肩膀,“还有一周就决赛,这一周我陪着他,别分心。”

         “你想让林彦俊出道吗。”陈立农好刚转身要走,被朱正廷叫住,“要我说,你不想。”


        陈立农保持一个动作沉默了半晌,然后回过头来看朱正廷:“你说的对,我不想,林彦俊也不见得想。我们的事儿,你不要插手的好 ”


           “我不插手,你自己斟酌着处理。”朱正廷说,“但是林彦俊能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朱正廷的话陈立农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看到林彦俊从训练室出来以后上去给他披了外衣:“累吗。”

          “有点,先回去吧,晚饭不吃了。”

           “好。”

        林彦俊的宿舍是朱正廷跟节目组申请的单人宿舍,这就便宜了陈立农,有空床,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和林彦俊住在一个房间里。林彦俊也没什么异议,回宿舍简单洗了个澡,然后沾到枕头就犯困。


           太邪门了。


          “农农,有一天我可能就这样睡着然后就再也不醒过来了。”

         “不许乱讲。”

          “说真的哦,我有很不好的预感。”林彦俊闷闷的说,“这就是为什么不想告诉你的原因,一但我真的……不想要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你了。”


         陈立农在林彦俊床边坐了下来,把林彦俊的脸扭到他跟前来:“你不可以总是低估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不尊重,可以吗。”

          “嗯……”


        “睡吧。”陈立农拍了拍林彦俊,“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怪自己,一定有方法可以让你好起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自己心里也很没底,林彦俊一天睡十七八个小时精神还很不好,不愁不发生林彦俊说的那种情况。

        这会儿他才全然理解了为什么林彦俊不想告诉他自己还活着,也许真的是对他的一种变相保护。

       他几乎颓然的靠在床边上,自从出名以后他就很少有这种对什么事情无能为力的无力感,就像林彦俊说的,这是一种科学无解的情况,就算他眼睁睁看着林彦俊的生命力在流逝,他也无计可施。


        “农农,宝宝,别想多了,过来睡觉。”林彦俊勾了勾陈立农的手指,陈立农神情的落寞他都看在眼里了,“我现在还在呢。”


        陈立农叹了口气,上了床把林彦俊圈在怀里,头埋在林彦俊怀里,像只没长大的小狗崽。李军骨架比林彦俊小一圈,所以陈立农得缩的比原来小一圈。

       林彦俊就只好劝自己应该学会知足,他开车坠下山崖那一刹那他觉得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够抱着陈立农睡觉,想了想倒也算没白来走这一遭,安抚似的拍了拍陈立农的背,他是想开了,不知道陈立农什么时候能想开。

       “农农,有些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是我还是要对你说。就是你才二十二岁,还很年轻, 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很重视我,很心疼我,但是没办法啊,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一直到最后,不然我也不想要把你推给别人。”

     

     晃了晃陈立农没有反应,林彦俊以为他赌气,于是接着说:“就算我真的不在了,你可以难过,你不难过我就会难过,然后你要试着去喜欢别的人,任何契机任何理由都可以,只要你确信你和他在一起会开心,确信你喜欢他,然后,最好是个平凡一点的人吧。”


       “好不好,宝宝?”

     陈立农依然没有搭理他, 兀自把头埋在林彦俊胸前,也不说话,好像在听林彦俊的心跳声。

      “别生气了,农农,宝宝,陈立农。”林彦俊想哄哄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顿乱叫,以前叫他宝宝是很受用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陈立农突然化身一截木头,杵在那一动不动。



     “可是林彦俊,我就喜欢你一个啊。”

      
      陈立农揪着林彦俊的睡衣,说的咬牙切齿:“你别再说了,反正你说什么我心情都不会变好。 ”

        “嗯……那睡觉吧。”林彦俊感觉自己重活了一世脾气好多了,还能耐下性子来哄人了——虽然确实是他的错,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出息了。他能拿陈立农有什么办法,捧在手心里还嫌不够的宝贝。

        林彦俊搂着陈立农,还很谄媚的在陈立农额头上亲了一口,软绵绵的说了句晚安,然后真的就睡着了。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黑暗中走出一个小人来,笑盈盈的跟他打招呼:“Hi,帅哥。”

         林彦俊定睛一看,那个小人,是李爱农,哦不,李军。

TBC

完结倒计时
又早睡失败
最近限流,看到的都是有缘人
晚安

既然限流,那么说明能看到的都是有缘人。

有缘人限时点CP点梗。

嘿嘿。

lofter最近限流是不是有点严重。